浙派徐门琴馆 源于杭州西湖琴社,社长为徐门嫡脉、国家省级浙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、中国古琴学会会长、浙江音乐家协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会长、浙江音乐学院古琴硕士生导师、著名古琴演奏家徐君跃。西湖琴社可追溯自徐元白、马一浮、张宗祥、徐映璞、张大千等艺术家所创建的“西湖月会”,至今已逾半个多世纪。琴社致力于:培养、发展、推荐专业演奏人才为宗旨。致力于弘扬浙派古琴艺术,打造为传统文化爱好者的精神归属之地。

浙派徐门琴馆-宁波慕府 成立于2010年,馆主慕小虎为徐君跃先生嫡传弟子,中国古琴学会理事、浙江琴会西湖琴社理事、亚洲艺术教育协会会员,第二届“元白杯”全国古琴邀请赛成人组金奖,“2018国际器乐日”优秀表演奖,亚洲艺术教育协会国际交流奖,多次被评为“古琴艺术考级”优秀指导教师。坚持传统教学方式,一对一口传面授,现馆内学员300余名,各得所传。

浙派徐门:

 唐代改革古琴文字谱为减字谱,从而对后世的琴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琴乐继唐代的“吴声”、“蜀声”之后,在宋代逐渐繁荣起来。在表演上也出现了不同的琴乐流派:汴梁、两浙及江西三个显著的派别。据明代蒋克谦《琴书大全》中引宋人成玉涧的《琴论》中之记载,“京师、两浙、江西,能琴者极多,然指法各有不同。京师过于刚劲,江南失于轻浮,惟两浙质而不野,文而不史。”另有元代吴澄在《赠琴士李天和》序中曰:“以今三操:北操稍近于质;江操衰世之音也;浙操兴于宋,仅十有四传之际,秾丽切促,里耳无不喜。”从中可见,浙派(今浙江一带)是宋代兴起的一个新的琴派,其风格质而不野,在音色上追求“微、妙、圆、通”的“希声”境界。颇受时人喜爱,逐步发展成为当时影响最大的琴派。浙派以郭沔(郭楚望)为主要代表,一时涌现了许多著名的琴家,如刘志芳、毛敏仲、杨缵、徐天民等。因他们主要活动在浙江一带,清代钱泳在其《履园丛话》中曾记载:“琴家者流,一或相晤,问其所习何谱,莫不曰‘徐门’”。而这里的“徐门”指的便是浙派琴家徐天民,直至明代的黄献、萧鸾等都仍称自己为“徐门正传”,可见浙派之影响极为深远。

琴派的形成:琴乐是人心灵的外在体现。不同琴家,对于琴文化的理解,自然也受其天资、性格、个人修养、思想境界、心理状态的影响。随着理解的不同,流露于指下,则神韵各异,形成不同的艺术风格。风格相近者,最终形成琴派。 琴派的形成,主要因素:地域影响、师承影响、传谱不同。

  在节奏上浙派听来潇洒自如,音韵流畅。明代琴人朱权在他的《神奇秘谱》序中,将浙派弹奏乐曲的琴风归纳为能察出乐句和不能察出乐句两类。浙派琴家主张琴曲只有乐句而无板眼的说法,但对曲调的节奏却很重视,并认为琴曲应不受语言、文词和板眼的约束,要求曲调奔放。明琴人刘珠《丝桐篇》:“其江操声多烦琐,浙操多舒畅,比江操更觉清越也。”到了清朝,新浙派人物苏璟、曹尚炯、戴源等人对演奏同样精致和细微,并同时提出新的见解:《鼓琴八则》第一则:“弹琴要得情”,第二则:“要弹琴如歌”,第三则:“弹琴要按节”,第四则:“弹琴要调气”,第五则:“弹琴要炼骨”,第六则:“弹琴要取音”,第七则:“明谱理”,第八则:“辨派”。这些都对演奏艺术提出了较高的要求。浙派琴人那种文雅、恬静、简洁、洒脱、重节奏的琴风和重创作的思想在当代两位著名浙派琴家——徐元白和姚丙炎身上都得到很好的体现。徐元白,杭州西湖琴社创办人,除打谱外,创作改编的琴曲有《泣颜回》《西泠话雨》《海水天风操》《浮搓》《叮咛曲》等。他的弟子姚丙炎更是将打谱当作旅行和勘探,为之奋斗四十年,前十年从师学艺,后三十年在研究工作中艰苦跋涉,共挖掘打谱五十余首,被琴界称为一绝。近年来,随着中国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“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古琴文化受到传统文化爱好者推崇,发展日新。西湖琴社在著名古琴演奏家徐君跃社长的带领下,专注古琴艺术的教学及交流,致力于弘扬浙派古琴艺术,努力打造成为传统文化爱好者的精神归属之地。
     
友情链接
www.nbxumen.com